科普知识

野生兰--挣扎在灭绝边缘的物种
2016/12/12 9:16:23


   兰科植物所有的野生种都在《国际野生动植物种贸易公约》的保护范围之内,且占到了该公约所保护植物的90%以上。
  我国兰科植物具有从原始类型到高级类型的高度多样性,这些特点在世界兰科植物分布国是绝无仅有的。
  一个物种就是一个独特的基因库,就可能给人类带来新的希望。
  贪婪和愚昧,使我国的野生兰科植物濒临全军覆没的险境
  “成百上千的农民涌到山里挖兰花,一车一车地运到山下,不法商贩从中仅挑出几箱,其余的就扔到路边任其烂掉!”
  “霍山石斛、铁皮石斛已被滥采到极度濒危的程度,这些我国独有的兰中之宝,一旦灭绝就永远地消失了!”
  不久前在贵州省茂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召开的滇、黔、桂石灰岩地区兰科植物保育研讨会上,说起兰科植物当前遭受的厄运,专家们无不扼腕叹息,痛心疾首!
  被誉为“花中君子”的兰花,成为兰科植物的代名词。然而,在植物学家眼中,人工培植的兰花固然可爱,但它们只是兰科王国中的一小部分。更弥足珍贵的,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野生兰科植物。
  中国野生植物保护协会于永福处长告诉笔者,兰科是有花植物中非常庞大而且进化水平极高的类群之一,是种子植物中仅次于禾本科和菊科的第三大科。保守的估计,兰科在地球上分布也有700余属2万余种。
  我国的兰科植物,在世界上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。中科院植物所研究员郎楷永介绍说,我国虽然只有不到2000种的兰科植物,但特有种却有500种左右。
  然而,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,兰科植物遭受的劫难,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——
  可以入药的石斛是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兰科品种之一。在我国记录到的石斛属74个种中,已有30多个种因药用的原因,其野生种群正受到严重威胁。被视为药材上品的霍山石斛与铁皮石斛已被采集到极度濒危的程度,而其它做药用的几个种,如美花石斛、金钗石斛等等,也已经难觅其踪。
  与石斛属植物一样,具有观赏价值的兰属植物,命运同样悲惨:在贵州,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,省外不法兰商大量收购,当地农民上山采挖,一斤仅卖几角钱,被贱卖的兰花数以吨计!如今,偷偷收购野生兰的现象仍然屡禁不止。
  20世纪80年代初,四川某县发现了开淡红色花的风兰,韩国商人闻讯而来,出“高价”收购风兰。当地百姓倾巢出动,甚至还有贷款雇人专门挖兰花的。一车一车的兰花堆在韩国人面前,他们却只挑选了几十株带走,其余的全都白白烂掉!
  我们损失的不仅仅是金钱,更是金钱难以买回的种质资源
  “杏花兜兰和硬叶兜兰是兰花中的珍品,在我们国家刚被发现就被大量走私出去。”于永福说,“在国内的价格是一株几百元人民币,当时卖到日本一株却可以卖到几千美元。更为悲惨的是物种的濒临灭绝。由于外商的非法收购,使云南文山等地区的所有兜兰都被破坏殆尽!”
  近年来,我国兰花市场繁荣的背后是兰花野生资源的一场空前劫难。受害者主要集中在经济价值较大的兜兰属、兰属、石斛属、独蒜兰属和虾脊兰属等,其中兜兰属和兰属植物的破坏最为严重。
  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培育出高产优质的杂交水稻,为中国乃至世界找到了解决饥饿问题的法宝。而杂交水稻的“母亲”,就是他在海南发现的一株名不见经传的野生稻。物种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。每一个物种都是历史给人类留下来的珍贵遗产,一旦灭绝,对人类造成的损失将是不可估量的。这种意识对当代人来说,也许只是停留在字面上或想象中。然而,失去物种资源而造成的痛楚却是要留给后代长久咀嚼的。而且随着科学的发展与人类的文明进步,这种痛楚会愈感深切。
  野生水稻是如此,野生兰也是如此。香港著名兰科学者萧丽萍女士断言:如果能更多地了解我们的国土上兰科植物的种种悲剧,以及由此将给人类带来的恶果,我们决不会无动于衷!
  拯救野生兰,需要的不仅是全民保护意识的提高
  尽管我国的野生兰科植物正面临着全军覆没的危险,但直至今日,在我国的许多地方,滥挖滥采、大肆买卖的现象仍然屡禁不止。究其原因,固然有保护意识的淡薄,但更为关键的,是法律的缺失。
  早在1996年,国务院就颁布了《野生植物保护条例》;1999年,与《条例》配套的《国家一二级野生植物保护名录》制订出台。但令人莫名其妙的是,被专家们一致认可的野生兰却没能列入其中,林业部门的执法者因为无法可依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野生兰被大量采挖贩卖。
  野生兰为什么没有进入《保护名录》?一位专家痛心地说:这纯粹是因为部门之争!由于“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”,长期争不出个结果,大量的野生兰就这样被挡在法律的保护大门之外!
  专家们呼吁,相关部门应该以保护的大局为重,早日结束无谓的争执,尽早把野生兰列入《条例》的保护对象。否则,等待野生兰的,将是无可挽回的灭顶之灾!
  相关链接——
  根据生境类型,兰科植物可分为地生、附生和腐生三大类。兰科植物中最大的家族应该是附生兰,约占73%左右。附生兰多生于有苔藓、腐殖质和积土的树干、树杈和岩壁上,也称气生兰。但附生兰并不从树中汲取养分,因此与寄生植物还有本质的区别。地生兰一般生于地面上,如春兰、惠兰、大多数杓兰和兜兰。腐生兰无叶绿素,自身不进行光合作用,主要靠真菌提供养分,它也生于地面上,但多见于腐殖质和枯枝落叶丰富的地方,如天麻。
  兰花为适应环境所表现出来的花的高度特化现象、精巧的传粉机制、形态上的千姿百态及色彩的千变万化,可以说是巧夺天工,无与伦比,科学家无不为之惊叹。连达尔文这样的自然科学巨匠也不得不折服,并有专著《兰花的传粉机制》留传于世。
资讯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 

上一篇:古老三叶虫生殖器在头顶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从全基因组水平构建鸟类物种生命树